生命现场 ——一名重症医生的日记

2015-12-22 11:36:20来源:中原健康网
字号  

  与神经重症打交道有不少时间了,大家都总结性地说神经重症疾病非死即残,以圈外人来看,小小的几间屋子里每天都上演着生死别离和悲欢离合,而在我看来,每张病床上分分秒秒都是生死时速和轰轰烈烈。我们的神经重症监护室每天打交道的疾病从大的方面来讲,分为脑缺血和脑出血两大类,这个季节是这两类疾病的高发期。我作为这个集体的一员,以我的双眼记录下这一切。

  一位63岁的老年女性病人李某,突发意识不清约3小时入院,入院时已经神志不清,右侧肢体偏瘫,丧失语言功能。急诊科的电话是从CT室打进来的,接到电话时正是午饭时间,当时值班的姜大夫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起,抢过急诊的电话说道:“你们在CT室不要离开,我下去接你们,千万等着我!”,挂完电话,转头对我说:“马大夫,我去接病人,你准备床位和抢救。”然后一个乾坤大挪移闪出屋子,飞奔下去。又过了十多分钟,姜大夫从核磁共振室打来电话:“派两个人赶快推一张床来,到磁共振室。”我和一名护士推着一张空床迅速到达磁共振室,见到姜大夫额头上已有汗珠浸出,听她叙述病情:患者头颅CT排除脑出血,诊断为急性脑梗死,由于发病时间不精确,需要行磁共振检查以核实并检查脑血管。很快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了,确实是脑梗死早期,原因是左侧大脑中动脉主干急性闭塞。我腾出时间向那位护士解释了为什么姜大夫要去CT室迎接病人,原因就是如果患者头颅CT未发现明显异常,但患者出现意识障碍或一侧肢体完全瘫痪,说明患者极有可能出现大血管的急性闭塞,此时如果仅仅有CT图像,医生无法准确判断,所以磨刀不误砍柴工,从CT室转到磁共振室行脑血管检查,可以让医生直接了解梗塞范围及责任血管,为下一步的治疗提供直接的证据和目标。

  这下诊断清楚了,可是我们更紧张了,在急性脑梗死的治疗中,有一句话叫做“时间就是大脑”,幸好我们并不是赤手空拳,我们有两种武器,轻武器——静脉溶栓和重武器——血管内机械取栓,静脉溶栓时限是4.5小时内,机械取栓的时限是6-8小时。按照家属的记忆,从发病到现在已经过去3个多小时了,从磁共振室到监护室中间的100多米路程,我们和家属边走边进行沟通。静脉溶栓,就是我们的轻武器,优点是方便,譬如手枪,拎起来就能打,缺点就是杀伤力不够;而机械取栓,就是我们的重武器,譬如导弹,优点是威力巨大,但缺点是不够快捷,使用时需要多个人配合,多道程序检验,多次测绘矫正,方能一击命中。当时家属说了一句我认为特有水平的话:“马大夫,要是两种方法都用会不会好一些。”真是一语中的,先应用静脉溶栓,同时进行动脉取栓的准备工作,待静脉溶栓正在进行时或刚刚完成,动脉取栓也已完成准备工作,可以进行手术了,家属的话无意中朴素地体现了桥接治疗的精髓。按照这个思路,我们和家属进行了充分的沟通,双方相互配合,在娄主任和李主任的指挥下,顺利地完成了静脉溶栓桥接动脉内机械取栓的治疗流程。

  患者的大脑中动脉顺利开通恢复血流,但风险也随之而来,医学上叫缺血再灌注损伤,可是怎样才能通俗地讲清楚呢。通常我们是这样比喻的:脑缺血好比庄稼遇到大旱,如果麦苗缺水了但还没有枯死,及时灌溉则可以挽救,但水量太大则会淹死,若麦苗已经枯死,此时浇的水不但无法起死回生,而且会让麦苗倒下得更快。脑细胞好比一棵棵庄稼苗,血流好比灌溉之水,若听之任之则出现大面积脑梗死,尽可能快地开通血流则能抢救更多脑细胞。手术后我见到了患者的家人,家属说话很理性,我说:“从静脉溶栓到动脉内机械取栓,我们终于抢着时间完成了,接下来就看患者的造化了。”手术结束时已经到了下午,病人已经返回重症监护室,麻醉尚未清醒。随着术后多次复查,证实患者仅有小范围的脑梗死,患者逐渐清醒,语言有了少量恢复,已经开始了肢体功能锻炼。

  这个病人的救治过程,是我们日常的工作的一个缩影,医学是严肃的,容不得半点夸大,改变世界太难,我们只选择尽量改善每一个病人的预后。这个集体从医生到护士,女士顶了多半边天,辛苦程度和付出也是有目共睹,所以,在整个救治的过程中,想对这个集体里所有的女同胞说一句实话:“姑娘,你真是个有担当的汉子。”

责任编辑:何森


医学汇二维码
医学汇
中原名医推荐二维码
中原名医推荐

tags标签:重症   医生

上一篇:天冷手脚冰凉,是一种病吗?
下一篇:观看爱国主义教育影片弘扬爱国爱院情怀

相关新闻